關於部落格
只要掩蓋住所有情感,將不會受到傷害,雖然也不會快樂 --Like a dall--
  • 196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YUMI~ˇ[ 更新 ]

早年
濱崎步在童年是由母親和祖母一起撫養長大的[7]。由於父親在大約2歲時便離開了家庭,所以她對父親的印象很朦糊。同時,她的母親亦要外出工作[1]。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濱崎步在童年時期的生活比較自由。她在7歲起,便已經為出生地福岡中央銀行和岩田屋擔任專用模特兒;直至14歲,她仍然擔任模特兒以幫補家計。在她就讀的高中學校時,由於經常忙於模特兒的工作,在校內的低出席率使她因此成為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1],亦由於她當時打扮新潮,既染髮又穿短裙,而且經常與暴走族為伍,附近的居民已暗封她為不良少女,更不準許自己的子女接近她。在中學2年級時,她參加了朝日電視台電視劇《twins教師》(雙胞胎教師)的演員招募。她擔演其中一個配角「立花桃」,當時她所屬的事務所是「SOS model agency」,在拍攝《twins教師》時,認識了前任男友長瀨智也,並且開始對演戲產生濃厚興趣,之後在完成初中後的她離開故鄉福岡,孤身遠赴東京正式進軍演藝圈。

1955~1997

於進入演藝圈初期,她開始參與一些低成本製作的劇集B級片的演出,並開始使用「浜崎くるみ (濱崎來美 Kurumi Hamazaki)」的藝名直至到95年9月正式改名為「浜崎あゆみ (濱崎 步 Ayumi Hamasaki)」。她亦簽下了日本哥倫比亞唱片公司並推出了首張單曲及迷你專輯同名為《NOTHING FROM NOTHING》,碟內的歌曲全是以Rap為主,濱崎步就此踏出了成為歌手的第一步。單曲只能登上公信榜第198位,而專輯排於第200位。由於完全缺乏宣傳,唱片銷量不理想,所以很快便被唱片公司放棄。而濱崎步亦回到B級偶像的行列,繼續在劇集中演出。

由於作品都不太受歡迎,她很快便感到灰心,並從就讀的堀越高等學校退學,經常於涉谷街頭購物消磨時間和唱卡拉OK,也是這段時候,磨練了濱崎步對人生許多的看法。當時,她的唱片公司對員工的管理十分嚴格,禁止員工外出打工,於是濱崎步便在朋友家開的公司打工,但收入也未如理想,點餐也要跟朋友對分[8]。濱崎步的名字彷彿在日本藝能界完全消失,但這亦不代表她演藝生涯已經終結。1997年,她被當時仍為音樂製片人的松浦勝人(日本艾迴音樂創辦人之一,現為該公司社長)發掘,並簽下一份試音合約。然而在初期,她因為感到歌唱訓練苦悶而萌生放棄想法。及後,她被松浦勝人轉送到美國紐約繼續培訓,並準備再次出道。與此同時,在松浦勝人的建議下,她亦開始嘗試作詞。

1998

1998年,濱崎步在完成約一年培訓後再出道,於4月8日發行了在艾迴的首張單曲《poker face》,登上了日本Oricon唱片公信榜第20位,獲得一個不俗的成績。之後的幾個月她密集地發行單曲,在第三張單曲《Trust》成功登上了公信榜第9位,這是她的單曲首次進入了公信榜頭10位。其後,她發行唱片的銷量節節上升,其中部分原因是因為一些歌曲被作為暢銷遊戲或劇集主題曲,使她的知名度增加。

1999

1999年,濱崎步發行了第一張專輯《A song for XX》(給XX之歌),在日本Oricon唱片公信榜專輯榜連續五週成為冠軍,銷量超過145萬張,打破新人女歌手19年來的紀錄,這使她在日本廣受注目。此張專輯的歌曲歌詞深受當時的女子高中生接受,而當時她前衛時髦的打扮亦深受年輕歡迎,在日本形成了社會現象,更被稱為「女高校生流行教主」[4]。在同年4月推出的單曲《LOVE ~Destiny~》,為濱崎步奪得了第一張唱片公信榜冠軍單曲,銷量逾65萬張。

而在同年7月發行的單曲《Boys & Girls》被譽為濱崎步的成名曲。此單曲發售時,當時日本樂壇上另一迅速冒起的新人鈴木亞美也同時推出了單曲《Be Together》,兩張單曲的銷量對碰成為了日本流行音樂界爭議的對像。後來此單曲銷量突破一百萬張[fn 1],藉著此支作品也開始改變了日本有史以來單曲的形式,一張單曲包含10首以上的曲目(原曲加上混音)。緊接著於8月推出的單曲「A」為個人正式銷量統計第一張百萬單曲,刷新了濱崎步單曲銷量的最高紀錄,賣出了超過163萬張,此紀錄一直維持至今。

濱崎步然後於同一年內再發行第二張專輯《LOVEppears》(愛現),該專輯封面挑戰尺度的設計在當時引起了爭議。在同日也發行第一張限量單曲《appears》,《LOVEppears》為白人封面,而《appears》為黑人封面。儘管如此,該專輯銷量超過256萬張。銷量的屢創佳績,使濱崎步迅速攀上日本樂壇天后的地位。於同年底,濱崎步首次出席紅白歌合戰,並演唱《Boys & Girls》。

2000

2000年的首張作品《Fly high (高飛)》,為限量30萬張的單曲,於4月底至6月初發行三連發單曲『濱崎三步曲』《vogue (時尚)》、《Far away (遠走)》和《SEASONS (四季)》,其中《Seasons (四季)》獲得136萬張銷量成績,成為第三張百萬單曲。然後於9月,濱崎步再創日本Oricon唱片公信榜新紀錄,在同一週內單曲《SURREAL (超現實)》,專輯《Duty (以聲作責)》及演唱會DVD《ayumi hamasaki concert tour 2000 A 第二幕》都獲得了冠軍,成為了日本第一個歌手同時達成了三項公信榜冠軍,而其中《Duty (以聲作責)》亦成為濱崎步至今最暢銷的原創專輯之一,銷量約300萬張。在當年年底,單曲《M》成為了濱崎步第4張銷量過百萬的單曲(約132萬張)。在這張單曲中,濱崎步除一貫為自己的作品填詞外,還首次以「CREA」這筆名開始創作歌曲。

同時,她也成為當年全年最暢銷的歌手,囊括了當年年底大部份頒獎禮的獎項。濱崎步亦受到大量不同產業公司青睞,起用她為公司產品宣傳,在其他媒體上的曝光率因而不斷增加。她成為了日本KOSE化妝品公司的代言人,在她所拍攝的口紅廣告播出後,該品牌的口紅在2日內賣出了50萬支[1]。但是在優良的銷量記錄背後,在本年舉行的日本巡迴演唱會中,濱崎步卻患上了內耳性突發失聰,進而影響身體平衡,更曾於她的個人演唱會《ayumi hamasaki DOME TOUR 2001》福岡站當日開始前3小時跌落舞台,致使部分演唱會延後演出時間[8]。其後,濱崎步本人也證實了患上左耳聽覺衰弱的後遺症[8]

2001

 




 

 

踏入2001年,濱崎步的唱片銷量依然處於高水平。年初發行的單曲《evolution (進化)》便獲得近100萬的銷量,而在同年內發行的其餘四張單曲亦保持著高銷量。於3月推出的精選專輯《A BEST (A 精選)》,在當時引起了社會話題,亦替濱崎步取得了逾429萬張總銷量的紀錄,是日本唱片史上銷量第六高的專輯[8]。此張精選專輯能取得這樣的成績,與它收錄的歌曲內容,與艾迴公司的宣傳方式亦不無關係。

濱崎步在《A BEST (A 精選)》選用了一張自己流淚的相片作為專輯封面。在歌曲內容上,如《Who》,《SURREAL》等抒情歌曲,在填詞上使用了直接抒情的方法,而在整張專輯中的歌曲編曲中,濱崎步歌唱的聲線都貫穿著對生命與感情的悲傷與不確定感。與過往其他抒情於景的歌曲相比,使得濱崎步的歌曲有一種震撼人心的感染力和共鳴。甚至有曲評者評論「這樣的歌詞由二十一歲的濱崎步唱出來,讓人感到無比地心痛」。[9]

同時,艾迴也進行了龐大的媒體宣傳。在《A BEST》發行其間,她的肖像在東京的流行文化中心澀谷街頭到處可見,也曾創下了登上同一期40本雜誌封面的紀錄。艾迴進行龐大的媒體宣傳的主要原因是另一對手公司東芝EMI的主力歌手宇多田光於同日推出大碟Distance,而且該次同日發售令雙方的支持者形成競爭氣氛,令他們透過購買專輯來表現出支持自己的偶像。2004年,濱崎步在接受日本電視台的個人專訪時,憶述選用該封面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當年並非自願推出精選專輯,而是受唱片公司脅迫。濱崎步當時認為一個歌手,應該是要引退了才能夠發精選輯,因此非常抗拒這項發行計畫。雖然最後兩張專輯都賣出超過400萬張,但卻同時使兩人在日本的唱片大戰頗受各界爭議。

在9月,她發行的第二張歐陸舞曲式混音專輯《ayu-ro mix 2》成為日本音樂史上,首張混音專輯登上排行榜冠軍的作品。

另外,濱崎步亦成為了艾迴公司內一個影響力舉日漸重要的歌手[fn 2]。在同年,在精選專輯將發行的期間,艾迴公司的股價上升了16%,而當艾迴公司宣佈將延期推出她的第4張專輯《I am... (唯我是問...)》時,股價立刻下跌[1]。雖然沒有證據顯示專輯延期是直接導致股價下跌的原因,但濱崎步在艾迴公司的重要性卻日益提升。她的影響力亦開始遍及日本以外地區,在摩納哥舉辦的世界音樂大獎中,獲得了「亞洲最佳銷售藝人」獎。9月,美國發生911恐怖攻擊事件,濱崎步亦為艾迴公司的慈善籌款計劃的一員,推出單曲《A song is born》(與地球樂團主唱KEIKO合唱)。同時濱崎步也成為日本史上首位連續兩年唱片總銷售金額突破200億日圓的藝人。年末,濱崎步於第45回日本唱片大賞首次奪得金賞(歌曲:《Dearest》)。

2002

2002年被認為是濱崎步的歌唱事業與唱片銷量踏入高峰的一年。1月1日發行的第4張專輯《I am... (唯我是問...)》,繼續獲得逾230萬張的銷量高,成為當年專輯銷量第二位。在此張專輯中黑人音樂舞曲搖滾電子風格的音樂增多,是濱崎步一張集結了輕快歌曲的專輯。從這張專輯之後,濱崎步也改變以往的輕快舞曲與抒情風,陸續增加後續專輯的搖滾歌曲及快節奏舞曲歌數量,開始了其他不同音樂風格的嘗試。之後的限量單曲《Daybreak (破曉)》,中止了濱崎步連續6張冠軍單曲的紀錄。但從此以後,至今濱崎步的所有單曲亦都能獲得公信榜冠軍。於其後發行的單曲《Free & Easy (自由自在)》中,再次改變了單曲的形式,減少了混音歌曲的數量(之前的每張單曲大約都收錄10首歌以上)。於7月,《H》成為了濱崎步第5張銷量過百萬的單曲,而至今仍未有其他日本女歌手賣出銷量多於一百萬的單曲。[10]

年底發行的第5張專輯《RAINBOW (濱紛彩虹)》,雖然再次突破了一百萬張的銷量,但卻是由《LOVEppears (愛現)》專輯以來,首張無法突破200萬張銷量的原創專輯。在這張專輯中,濱崎步再為自己的歌曲加入新元素。她首次在歌曲中加入英語歌詞,並首次讓歌迷參與新曲RAINBOW的作詞,完成作曲後的歌曲收錄在翌年春天發行的《A BALLADS (A抒情精選)》專輯中。

在日本當地及海外,濱崎步的歌唱事業亦創下佳績。於電影上,她的首部短篇音樂電影《沈月》限定公開上映10天的門票,推出後立即售罊。在年初,她更登上了時代雜誌封面,為亞洲區繼王菲後第二位女歌手,也是首位日本女歌手登上封面。而同時,她亦再度在「世界音樂大獎」中獲得「亞洲最佳銷售藝人」獎。而於同年9月,濱崎步被選出日本代表,參加中日建交30週年紀念演唱會,與代表中國的王菲同時演出。她亦於同年第46回日本唱片大賞再奪得金賞(歌曲:《Voyage》)。但負面消息亦接踵而至,同年發生了「濱崎步岐視殘障」謠言,使濱崎步廣受日本社會輿論批評[fn 3]

2003

2003年起,受到SARS與日本唱片業不景氣的影響,濱崎步無論在唱片數量及銷量上都開始減少,事業也步向穩定期。全年發行了3張單曲和2張專輯。在3月,她發行了首張抒情精選專輯《A BALLADS (A抒情精選)》,但新唱片內只收入了兩首新曲,延用一部分曾出現於之前的精選輯《A BEST (A精選)》中的曲目,最終售出近104萬張。

另外在單曲方面,除了於7月推出的單曲《&》銷量達59萬張外,餘下2張單曲銷量都比以往下降。8月推出的第30張單曲《forgiveness(原諒)》,歌曲風格以管弦樂式編曲為主,銷量獲22萬張,也自此至現時為止,濱崎步一直沒有恢復至此單曲前的的唱片銷量。於11月,推出了單曲《No way to say〈難以言喻〉》,曲風為典型沉重而傷感的抒情曲風。

縱使人氣呈下滑之勢,但於年底推出的首張迷你專輯《Memorial address(憶在步言中)》,卻取得逾106萬銷量,亦使濱崎步成為第一個以迷你專輯銷量突破100萬的女歌手。此外,本張迷你專輯也開始了往後「CD+DVD」的專輯形式,同時,單曲也是相同形式發行。

同年,濱崎步成為日本第一個被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認證專輯獲3白金+1金銷量(《I am... (唯我是問)》)的女歌手[11],亦於同年第47回日本唱片大賞第三度奪得金賞(歌曲:《No way to say》),是日本唱片大賞唯一一位連續3年得奬的歌手

2004

2004年起,濱崎步所發行的單曲《Moments (剎那)》、《INSPIRE (刺激)》、《CAROLS (頌歌)》都維持著穩定的銷量。於3月推出的單曲《Moments (剎那)》,此曲以抒情曲風表達「自己希望永遠保持如同花朵綻放時最燦爛的剎那」的主題。7月發行單曲《INSPIRE (刺激)》,收錄了兩首強勁節奏的作品《INSPIRE》和《GAME》。《CAROLS (頌歌)》於9月發行,也是典型的抒情曲風作品。但是因為日本樂壇普遍不景氣的緣故,單曲的銷量都無法回復到以往的數量,只維持在約30萬張左右。年底推出相隔兩年了的第6張原創專輯《MY STORY (私物語)》,銷量約113萬張。

在歌唱事業發展下滑的情況下,在同年8月,發生了震動日本藝能界的「松浦勝人事件」[fn 4],顯示了濱崎步在艾迴公司的影響力。事緣艾迴公司社長的依田巽於當年7月底,召開了一次艾迴公司內部的高層會議。並在會上以「松浦勝人在利用艾迴旗下的藝人們謀取私人利益」為理由,向負責艾迴常務運作的社長千葉龍平要求罷免松浦勝人,結果千葉龍平社長同意了此提議。這一舉動激怒了松浦勝人提出請辭。濱崎步面臨恩師出走,便在自己的官方網站留言表示:「若松浦的辭職被接納的話,我已決定與他共同進退。」此舉導致大量視松浦為恩師的歌手,如大無限樂團HitomiSPEED小事樂團等,以及支持松浦的員工紛紛要求辭職。翌日艾迴公司股價立即大跌逾10%[12]。艾迴公司最後屈服於濱崎步的要求下,收回辭退松浦勝人的決定[13]

2005

2005年,濱崎步在眾多新人出道的激烈競爭下,人氣及唱片銷量日漸下跌。年初濱崎步被邀請為日本愛知縣萬國博覽會開幕儀式演唱《a song is born》一曲。

濱崎步在3月底發行首張古典混音《古典私物語》,此專輯繼萬國博覽會後,請來日本世界級指揮家佐渡裕擔任指揮,並由歐洲樂團伴奏。此專輯最終銷量約為八萬餘張。4月發行的首張雙主打單曲《STEP you / is this LOVE? (追隨/是愛嗎?)》,是以「女人對愛日益渴求的心情」為主題的一張日本搖滾樂風單曲。8月發行了單曲《fairyland (夢遊仙境)》,則以明快的J-POP曲風,帶出了「烏托邦」的主題,而此張單曲也是濱崎步首次以不同封面來區別唱片類型的作品。這張單曲的MV遠赴夏威夷拍攝,耗資超過兩百萬美金〈約2億5000萬日幣〉,是日本史上MV拍攝花費最高的作品,也是世界史上成本第八昂貴的音樂錄影帶[14]

9月發行的單曲《HEAVEN (天堂)》,是濱崎步為電影《忍|SHINOBI》創作的作品,曲調中滲透著悲涼的抒情曲風,以「戀人的無奈」為主題的單曲。於年底,第38張單曲《Bold & Delicious / Pride(放手一搏/自豪)》突然改變以往的音樂曲風,嘗試了由德國樂團SWEETBOX主音GEO所提供的靈魂樂創作曲調,雖然此單曲在銷量上為濱崎步近年以來的低點,但其首次於J-POP中加入西洋靈魂樂風的突破性,卻是該單曲的一大特點。

此年濱崎步在唱片銷量上變化不大,但對艾迴唱片公司的影響力,在「松浦勝人事件」後逐漸下滑,而她亦不再干預公司事務。同時,同公司及日本樂壇其他新歌手的興起,以及日本唱片業不景氣的因素,也在客觀上形成濱崎步人氣及唱片銷量日漸下跌的原因。

2006

2006年是濱崎步在原有的事業基礎下,儘管人氣及唱片銷量仍呈下跌趨勢,但仍再刷新多項銷量紀錄的一年。本年濱崎步在歌曲風格上趨向多元化,由年初的西洋樂風格,到年中回復到J-POP,再到年底的專輯嘗試日本搖滾樂風格。於元旦發行的第七張專輯《(miss)understood ((步)解)》,收錄了上一年濱崎步發行的所有單曲,還有多首嘗試西洋樂風格的新歌。此張專輯被批評新歌數量過少,導致新鮮度降低。在各方評價不一的情況下,累積銷量只達到約87萬張,是濱崎步首張原創專輯的銷量未能超過100萬張,而此張作品也為濱崎步的專輯銷量再創新低。而在台灣,此張專輯則獲得了多項音樂排行榜,東洋榜的年度銷量冠軍。

於3月初發行的單曲《Startin' / Born To Be... (起步/天賦...)》,在曲風上承繼了上一張單曲的西洋樂風格,加入了舞曲元素。而濱崎步憑藉此張單曲,再度奪下銷量榜單曲冠軍,以連續26張單曲首周獲得公信榜第一的紀錄,成功超越了松田聖子,成為日本史上擁有最多冠軍單曲的女歌手。

而6月發行的單曲《BLUE BIRD (青鳥)》亦使濱崎步成為日本史上首位單曲銷量逾2千萬的女歌手。於年底發行的第八張原創專輯《Secret (步姬密)》,加入了以日本搖滾樂風格創作的新曲,但銷量再比前一張專輯再下跌,總銷量累積至今約67多萬張。儘管在日本的唱片銷售量下滑,但在亞洲地區的總銷售量仍逾200萬張。

對於持續下跌的銷量,日本唱片業界中,主觀推測原因可能是因為近年來出現了許多「爆紅歌手」(泛指在短期內銷量及人氣大幅提升的歌手),以及大量實力派新歌手出道,間接影響到了濱崎步的人氣及銷量。

2007

2007年2月,濱崎步發行第三張精選專輯A BEST 2,這張精選專輯在設計上採用黑白兩色主題,收錄曲目則從單曲《evolution (進化)》到《HEAVEN (天堂)》時期為主,黑色版本所收錄的曲目主題以悲傷、自省為主;而白色版本所收錄的曲目則以歡愉、緬懷為主題,快歌居多。而A BEST 2亦佔據Oricon1、2位,打破了演歌歌手藤圭子(宇多田光之母)保持了36年半記錄,成為第二位佔據Oricon1、2位的歌手[15],也是United World Chart唯一一位佔據1、2位歌手[16]。而《A BEST 2》兩張專輯總銷量則超過了一百四十餘萬張。

在精選輯後,緊接著於3月至6月期間,濱崎步舉行首次亞洲巡迴演唱會《ayumi hamasaki ASIA TOUR 2007 A ~Tour of Secret~》,並於台北香港上海等地舉行[17]。濱崎步在亞洲地區保有相當高的知名度,在台灣,一萬張門票在兩小時內全部售罄,刷新台北小巨蛋有史以來的售票紀錄[18]。而在香港紅磡體育館的演唱會,門票也在三小時內全部售罊[19]

7月份發行的單曲《glitter/fated(閃耀/宿命)》搭配了個人第二部短篇音樂電影《距愛 ~Distance Love~》,該電影為由香港電影工作人員所製作的全香港外景拍攝電影。此張單曲令濱崎步成為連續9年獲得單曲銷量第1位的女歌手,平了當年中森明菜的紀錄[20]

9月推出的第42張單曲《talkin' 2 myself》,為搖滾樂風格作品,達到了10萬張銷量。此單曲也成為濱崎步第40張打入公信榜前10名的作品,成為日本樂壇擁有最多前10名單曲的第二名歌手(第一名為「南方之星」的42張)。儘管濱崎步不斷的締造銷量紀錄,但是此張單曲卻是濱崎步自1998年第五張單曲《Depend on you》之後,首週銷量最低的作品。

年底,濱崎步官方網站宣佈了第二次亞洲巡迴演唱會《ayumi hamasaki ASIA TOUR 2008 A ~10th Anniversary~》日本場次的消息。而濱崎步也發行了個人首張數位單曲,12月推出的《Together When...》是採取電腦或手機下載方式,並沒有發行實體單曲。《Together When...》自開始發行之後,首週即成為眾多線上合法下載排行榜第一名。她也再次被邀請出席NHK紅白歌唱大賽,是連續第九年出席。

這年隨著日本唱片業持續萎縮[21],濱崎步的唱片銷量也不斷下降,但她仍憑著總額近70億日元的銷售額成為年間唱片總銷售額亞軍。於日本國內,濱崎步的人氣漸趨穩定,而在亞洲巡迴演唱會中各界媒體的報導也間接使她於國外市場的知名度増加。

2008

2008年為濱崎步歌唱生涯具紀念性的十週年,但於年初卻發生了不幸的事故。事緣在2007年底,濱崎步在各大節目以及跨年演唱會部分出現偶爾失準的情況,使歌迷開始對濱崎步的狀況表示揣測。於歌迷仍然議論紛紛時,於1月4日,濱崎步卻突然在自己的官方歌迷會網站宣佈自己在去年底被診斷證實左耳完全喪失功能。在該文中她提到雖然獲悉沒有治癒的方法,但她仍樂觀地表示,「會用剩下的右耳一直唱下去,直到它到達極限為止」[6]

1月1日發行第九張專輯《GUILTY(原罪)》。濱崎步曾表示這張專輯以故事為題,與以往的專輯以思想為題不同。專輯中收錄的曲目內容以消極為主,帶有濃厚的搖滾樂色彩,也有一些舞曲與抒情曲。首兩週合計43萬兩千多張,成為公信榜2008年首週銷量的第2名。此專輯中斷了濱崎步出道連續八張冠軍原創專輯的紀錄。

4月8日發行的《Mirrorcle World》為濱崎步出道十周年紀念單曲,以兩種曲目六種版本發行。此單曲使濱崎步成爲首位日本女歌手連續十年獲得冠軍單曲,同時也刷新自己所締造的冠軍單曲紀錄,使總數達到30張[23],以及連續第十八張冠軍單曲紀錄。同月亦發行十張重新混音的黑膠唱片。

濱崎步亦不因為失聰而氣餒,第二次亞洲巡迴演唱會《ayumi hamasaki ASIA TOUR 2008 A ~10th Anniversary~》仍按預定照常舉行,日本國內場次於4月開始,門票剛開售賣便立即售罄,創下出道10年來的最佳成績[25]。而海外場次於9月起於香港(9/20、9/21)、上海(10/18)、台北(11/1、11/2)三地舉行。 7月濱崎步再次於香港及澳門取景,進行2009年年曆拍攝工作,並於9月10日發行10週年紀念精選專輯《A COMPLETE ~ALL SINGLES~》,收錄濱崎步從1998年至2008年發行的43張單曲(《A Song Is Born》及 《Together When...》除外),亞洲版則特別收錄單曲《Who... (Chinese version)》,是濱崎步首次在專輯收錄中文歌曲。此專輯首週銷量達五十四萬,通算第十四張冠軍專輯。[26]

緊接著濱崎步在12月17日推出第44張單曲《Days/GREEN(歲月/綠色)》,在發行首週以12萬8000張的銷售量奪公信榜冠軍。此單曲是濱崎步個人的第31張冠軍單曲,也是她連續第19張在發行首週即奪冠的單曲。

在2008年底,濱崎步於平安夜由於過度疲累導致貧血,從高處摔傷,並緊急進行手術,這也使她忍痛放棄出席日本朝日電視台的年終節目「Music Station 新春特別版」。 雖然濱崎步手部受傷,她依舊抱持敬業精神,帶傷出席了日本NHK電視台的年終大典《紅白歌合戰》,擔任開場歌手,並演唱《Mirrorcle World》,這也是她連續第十年受邀參加此節目。而每年固定的跨年演唱會,她也不因受傷而氣餒,為了紀念出道十周年,她更首次將表演時間增加至3小時30分,並演唱了近40首曲目。

2008年雖然為她本人出道十周年的紀念,但卻也是她極具挑戰的一年。於年初自爆左耳失聰,此事件也在日本年終所舉行的票選「今年演藝圈最令人驚訝的事情」中,得到第10名,由此可見日本歌迷們對於這件事情都非常震驚。

她於2008年共發行了一張原創專輯,一張精選輯,兩張混音專輯,兩張單曲以及兩張演唱會DVD,其中她於9月初發行的10週年紀念單曲精選輯《A COMPLETE ~ALL SINGLES~》,於日本賣破82萬張,在日本公信榜的專輯總排行榜中排名第8,加上巡迴演唱會及其他廣告代言等收入,使她以71億日幣的收入,成為日本2008年年間歌手收入排行榜的亞軍。

2009

 
 

1月11日,濱崎步的官方網站公佈了《ayumi hamasaki ARENA TOUR 2009 A ~NEXT LEVEL~》的場次,從09年4月開始,進行日本國內的巡迴演出。今年的巡迴演唱會不同於2007年與2008年的《ASIA TOUR(亞洲巡迴)》,而命名為《ARENA TOUR(體育館巡迴)》,所以並無國外場次之演出。 她也宣布將演唱龍珠電影版《DRAGONBALL EVOLUTION》的主題曲《Rule》,收錄於09年2月25日發行的第45張單曲《Rule/Sparkle》此張單曲如期登上公信榜冠軍,成功締造連續20張冠軍單曲紀錄 。


3月25日,濱崎步發行第十張原創專輯《NEXT LEVEL》,以2CD+DVD,CD+DVD,CD ONLY 以及 USB 隨身碟(日本限量五萬張) 四種型式發售,也成為日本史上第一位以USB隨身碟發行專輯的主流音樂女歌手。此張專輯運用許多創新元素,將電音、嘻哈等等元素融入原本的J-POP中,為濱崎步的曲風開拓出全新的領域。此專輯在發行首周順利登上公信榜冠軍,此張專輯使得濱崎步成為日本史上第一位連續十年有冠軍專輯的歌手,也是她個人的第十張冠軍專輯,至今銷量約37萬張。


8月12日,發行第46張單曲《Sunrise/Sunset ~LOVE is ALL~》,以 CD ONLY、CD+DVD 兩種型式發售。《Sunrise ~LOVE is ALL~》及《Sunset ~LOVE is ALL~》兩首歌為同一旋律,然而《Sunrise ~LOVE is ALL~》為快版;《Sunset ~LOVE is ALL~》則為抒情慢版。而《Sunrise ~LOVE is ALL~》則收錄為日本電視劇《Dandy Daddy?》的主題曲。此單曲首週成功登上公信榜冠軍,是自2002年4月發售的《Free&Easy》以來連續21張冠軍單曲紀錄,總計第33張冠軍單曲。此單曲使得濱崎步成為日本史上第一位共有44張作品進入公信榜TOP10的歌手,而偶像團體SMAP於八月發行的新單曲順利奪冠後,成為繼濱崎步後第二位擁有44張單曲進入公信榜Top10的歌手。

7月29日,官方網站公佈了英國化妝品品牌RIMMEL採用了濱崎步為亞洲代言人,該品牌表示濱崎步是第一個亞洲代言人,採用濱崎步是因為她追求完美的性格與RIMMEL的風格不謀而合,同時濱崎步的一雙招牌大眼睛亦十分適合該季化妝品。

7月-8月間,濱崎步第8次出席avex旗下演唱會a-nation 09',並連續8年擔當壓軸。濱崎步亦是相隔多年後,再次出席所有a-nation 09'的場次。

10月22日,宣布將於12月29日發行第47張單曲《You were.../BALLAD》。《You were...》為迪士尼電影「小叮噹與失去的寶藏」的印象曲,而「BALLAD」則被選為日中共同製作NHK電視劇「蒼穹の昴」主題歌。

12月02日,濱崎步官方網站公佈了2009-2010跨年演唱會的行程,該次演唱會定名為『ayumi hamasaki COUNTDOWN LIVE 2009-2010 ~Future Classics~』。



***********************************

作品風格

濱崎步的音樂大眾化不僅見於日本國內,更延伸到國外。在日本國外,尤其於亞洲[29],也有著一定規模的影響力。她是少數能於新加坡唱片能賣出超過10,000張的日本歌手之一[30];專輯《A Best 2 -White-》是韓國與台灣的2007年度最高銷量日本專輯[31]。雖然她在2007年才首次在日本國外舉行巡迴演唱會,但早於2002年, 濱崎步己經開始踏足亞洲市場:她於新加坡舉行的MTV Asia的頒獎禮上演出,也曾出席一個有關慶祝中日建交30周年的亞洲歌手聯合演唱會[32][33]。也由於她的音樂的影響力廣泛,亦經常被外界與瑪丹娜比較[34][35],而她本人也承認受其音樂風格影響。同時靈魂音樂歌手BabyfaceEn Vogue;搖滾音樂歌手Led Zeppelin、Deep Purple也對她的音樂風格產生影響。同時,濱崎步也認同一些美國歌手,如Michelle BranchKid RockJoan Osborne 和一些日本歌手,如松田聖子宮澤理惠, Keiko等。

 歌曲風格

濱崎步歌唱的音域,據統計於F#4至F6之間[36],絕大部分作品都以真音、顫音演唱,與同期的日本流行歌手,如宇多田光,MISIA等擅於使用假音及廣闊音域的歌手相比並不突出。而近年因聽覺受損等因素影響,她演唱的音域有減少的趨勢,而早期作品中經常出現尾音回勾的特點,亦轉變為近年作品的顫音。與其他歌手相比,她更著重於不同樂器的運用,也著重於以情感帶動歌唱技巧。

在濱崎步的前期事業, 她便開始委託其他作曲家重新混製她的歌曲, 這也是其中一項影響她音樂風格的因素[37]。在濱崎步不同的作品中,包含各種多元多樣的電子舞曲,如浩室音樂迷幻音樂歐陸舞曲、以及混合了原音樂的原素,如中國古典音樂,西方弦樂等。在她的混音圑隊中,包括了來自日本與其他不同地區的著名音樂家與唱片騎師,常用的日本著名編曲者包括HΛL,D.A.I.長尾大),中野雄太,多胡邦夫,菊池一仁等。而她亦外國的著名唱片騎師,如阿曼•凡布倫、Jonathan Peters、Junior Vasquez、Above & Beyond、Ferry Corsten合作。也有不少樂團曾與她合作演出,例法國拉慕魯交響樂團,中國響姬樂團[38]。她偶爾也會以「CREA」的名義參與歌曲的編曲與作曲。

濱崎步出道至今創作了逾百首(不包括混音)單曲作品,當中包含了很多不同的風格,前期以抒情曲及輕快舞曲為主,近年也加入了大量其他音樂原素,包含搖滾和R&B等基本的流行音樂,和許多其他方式的表達,包括舞蹈系重金屬前衛搖滾流行音樂、也有古典樂[39]。濱崎步也運用不同的樂聲器材創作樂曲,如鋼琴、樂隊福音唱詩班、吉他、音箱、傳統日本弦樂, 或者甚至用叫喊、拍手, 和抓划的聲音相互混合[40][41][42]。 這些風格混合起來,產生了她的音樂作品獨有的特色。但濱崎步並不是一位專業作曲家, 所以她亦會頻繁地使用其他音樂家混製她的歌曲。她解釋說:「我不是專家;甚至連基本關於作詞作曲的知識也沒有。」

 歌詞風格

濱崎步所有的曲目作詞任務全部由自己獨立完成。她的歌詞具有濃厚的個人風格,內容像一面鏡子清晰的將她對生活,工作、對自我的思考以及矛盾、對現實的不滿和控訴,毫無保留的呈現出來[19]。其獨特的纖幼聲線在日本流行樂壇中也顯得甚為獨特。有曲評者及歌迷認為,她的作品歌詞「真率而自然的情感」[43],常透過不同的詞匯描繪自己對現實的不滿和控訴;也擅以曲調帶出自身的煩惱,並真實地表達了自身的情感,得到大眾的共鳴[44][45]。她本人亦曾表示自己的作品歌詞都具有這些特點。她解釋說:「當我在心情低落時作詞,那歌曲內容會顯得昏暗。但,這就是我當時最真實的感覺,我不能逃避。[46]」所以,在大部分作品中,她沒有以其他語言作詞(直到專輯《Rainbow》之前)[fn 6]。在她的音樂創作生涯中,她的歌詞內容亦十分多樣化:前期的作品以孤獨和混亂作主題爲主,也包括一些以希望與和平的主題作品[1];後期則以愛和女性的抉擇為主題的作品居多[47][48][49]

在另一方面,就像在創作歌曲《M》的時候一樣,濱崎步全部的作品是完全由自己包辦歌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